快捷搜索:  美女    名称  交警  美食

《汽车社会》序:呼唤汽车文明阐释汽车社会学

序言(一)

呼唤汽车文明

梁小民

记得近二十年前,经济学家樊纲和社会学家郑也夫曾经有一场关于汽车进入家庭的争论。樊纲是支持汽车进入家庭和发展汽车工业的,郑也夫是持反对观点的。而且,他们都实践着自己的观点,樊纲是最早的有车族,郑也夫现在仍然坚持骑自行车。

从那时到现在,像郑也夫这样反对汽车文明的人越来越少,而更多的人"樊纲化",加入有车族了。看来不管学者们如何争论,汽车时代的来临还是不以人的意志为转移的。堵车已是北京和许多大城市的一景,有学者甚至把堵车看作经济繁荣的标志之一。汽车工业也已经成为推动中国经济高速增长的强劲动力。现在的问题已经不是二十年前所争论的,汽车要不要进入家庭,以及要不要发展汽车工业,而是如何在这个时代发展汽车文明。南辰先生的《汽车社会》探讨的正是这个话题。

走在欧洲的大小城市,对汽车文明有点跑马看花的感受。满街跑的车以小排量、柴油车为主,即使相当有地位的富人,也不以开豪华车为荣。但即便是小排量的车,质量也相当好,决非一碰就出事的"铁皮罐头"。欧洲的马路并不比中国的宽多少,但交通秩序相当好,几乎没有在我们这里常见的酒后驾车、违章行车、抢道或"加塞"。在没有红灯的地方汽车总是礼让行人。过去我也曾为中国汽车太多而发愁,到了欧洲才知道,汽车多少无关紧要,关键是有没有汽车文明。

看来我们现在的问题已经不是郑也夫当年主张的限制汽车,而是如何在进入汽车社会时建立汽车文明的问题。如果"上纲上线",提到一个更高的层次,建立汽车文明也是实现社会和谐的重大问题。

小小的汽车承载了太多的问题。汽车是石油消耗大户,这就有节约资源的问题,汽车的行驶需要道路,引起空气污染,这就有环保问题。汽车往往会发生事故,引起交通拥堵,这就是汽车的立法与道德问题。汽车产业政策(如限小与放小)其核心是中央与地方的利益博弈问题。汽车的生产涉及民族经济发展与自主创新这样事关全局的大问题。汽车生产与消费之间的矛盾实际上是如何保护消费者的问题。如此等等,既有物质文明问题,又有精神文明问题。建立和谐社会所涉及的问题,几乎都体现在了汽车上。

我们是在市场经济的条件下来建立汽车文明的,并不能像计划经济时那样漠视生产者和消费者的权益,全用行政命令的办法。建立汽车文明少不了市场经济的经济利益引导。例如用征收燃油税的办法来节约能源,用收费的办法来缓解交通拥堵是各国通用的办法,且行之有效。但经济手段并不是万能的,也不是惟一的。市场经济还需要立法和政府的政策引导。交通秩序、环境保护、保护消费者还需要立法,引导汽车生产者以有利于经济稳定增长、有利于社会利益的方式发展汽车工业,少不了政府产业政策引导。但一个社会仅仅靠经济手段、立法和政策还不能实现和谐,还需要全社会道德和精神文明水平的提高。中外都有交通立法,但中国的道路交通比外国的差,交通事故也比外国多,其原因之一在于司机、行人的道德水平,建立汽车文明难也正难在这一点上。

几乎每一个人都有一个汽车梦,各种汽车展会上人头攒动预示了一个汽车时代的来临,但关注汽车文明的人远远比想实现汽车梦的人少得多。如果每个人都不关心汽车文明,汽车梦的实现就将是一场灾难,个人的理性行为将会引致社会的非理性状态。南辰先生的这本书对我们思考如何建立汽车文明是十分有益的。而且南辰先生一直担任汽车专栏主持人,对涉及汽车的各种问题,极为熟悉,又掌握了大量的第一手资料。由他来写这本书是内行人讲内行话,其间的含义还要读者去品味。

我是一个司机,也是一个关注汽车文明的人,曾就燃油费、拥堵道路收费、交通立法的公正性等个别问题写过文章,但毕竟是汽车业的外行。所以,在颇有兴趣地读了《汽车社会》之后写下了这些感想。承蒙南辰先生厚爱,把这篇杂感作为本书的序。序仅仅是餐前的"布丁","大餐"是书的正文。再往后翻,大餐就开始了。

2007年4月

(序言一作者为著名经济学家)

上一页0102下一页单页阅读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